新浪新闻客户端

湖南澧县整治人情风:5桌以上要提供身份证复印件

湖南澧县整治人情风:5桌以上要提供身份证复印件
2018-06-25 17:48 澎湃新闻
我的异常网 此外,随着天气转暖,迎春花已经陆续开放了,随后还有杜鹃花和樱花,青岛即将进入赏花季。

  原标题:湖南澧县整治人情风:招待5桌以上要提供身份证复印件并上报

  红网4月25日消息,3月26日,一份来自湖南省常德市澧县县委县政府的《拒绝违规赈酒承诺书》送到了全县2万余名公职人员和26万多户居民手里,“酒席新政”正式启动。

  这场被当地人喻为“舌尖上的整治”,将操办酒席的条款细化至“6荤6素”“200元的人情额度”。与此同时,酒店方也签订了一份承诺书,不承接违规赈酒宴席,招待5桌酒席以上,一律要求客户提供身份证复印件并上报澧县“人情风”综合治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。

  新风劲吹。政府引导,部门发力,基层给力,民间助力,短短30天,全县累计退订各类酒席789起。升级版的“禁酒令”是移风易俗的缩影。远不止此,4月13日和20日,湖南先后下发“文明节俭操办婚丧喜庆事宜”“开展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突出问题专项治理”工作方案,进一步严明纪律规矩。

  约法三章之中,路径日渐清晰。

4月23日, 澧县某酒店的婚礼上,新郎与新娘在婚礼上给宾客发喜烟。实施“酒席新政”后,婚礼从简成为新的风向标。  4月23日, 澧县某酒店的婚礼上,新郎与新娘在婚礼上给宾客发喜烟。实施“酒席新政”后,婚礼从简成为新的风向标。

  没有办成的生日宴

  合办好妻子36岁和父亲90岁的生日宴,是今年廖生国要办的一件大事,码头铺镇刻木村村民们也早早知道了廖家的规划,烧水、倒茶、奉烟、管酒等具体工作都逐一落实到“人头”,还有的村民家负责养猪养鱼,提供酒席的原材料。

  在澧县,36岁是一个神奇的存在,不管老少,均信奉36岁过坎“冲背运”的说法。每逢那年生日,必须大操大办,叫“劫八生”。而父亲在60岁、70岁的时候均没有赈酒,年前的时候,大家伙商量好了,两个生日一起办,规划50桌。

  “我和姑儿(当地丫头的昵称)的这个酒,怕是不能办了,今天上午开了视频会议。”3月26日中午,父亲回家,带回这个消息。

  “不能办?怎么了?”廖生国稍稍提高了嗓门。要知道,除了村里的亲朋好友,春节期间就通知好了老婆的重庆亲戚们,并预定了两辆大巴车,只等端午节期间的大聚会了。

  随后,廖生国来到了村支书廖双全家里,事情得到了确认。当天,澧县召开“人情风”综合治理工作电视直播会议,号召广大党员干部群众要做移风易俗带头人,主动倡导文明新风,建立积极健康的人情观,回归理性文明的人情消费,重塑风清气正的社会环境,让人情交往真正得到回归。

  “听我父亲的,他是老党员,积极响应政策。”廖生国明白了父亲的决定。这些年他在外创业,2017年回村里做产业,一年时间光喝酒就花了4万多。“确实,这些年的人情往来渐渐变了味,吃酒随礼、赶本赈酒已形成恶性循环。”

  后来,村里成立红白理事会,每人签订《拒绝违规赈酒承诺书》。因为积极响应政策,廖生国一家被表扬,全村人致以热烈掌声。

  同样因为家人要过36岁生日,李圆(化名)却收到了一份来自纪委的处分决定书。

  李圆是澧县的一名村会计助理,今年2月26日是其丈夫36日生日。当天,李家父母在家搭建棚子,请了村里厨子,两天之内共招待了8桌酒席。

  3月24日,群众将此事举报至当地镇纪委。3月26日,纪委立案审查。处分决定书显示,此次赈酒虽不是李圆本人名义举行,但在李圆手机上发现了一条接客吃酒的短信,在礼金簿上也纪录了非亲属人员以外6人的礼金,共1700元。其行为已违反了中央八项规定,违反廉洁纪律,已构成违纪。

  36岁真的成了一道坎,因为此事,李圆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。

  转型的酒店和转行的乡厨

澧县崔家岗村在村民会议上修改《村规民约》。加入“人情风”和违规赈酒整治的相关条款。得到村民的积极响应。  澧县崔家岗村在村民会议上修改《村规民约》。加入“人情风”和违规赈酒整治的相关条款。得到村民的积极响应。

  伴着澧水而生的澧县人,喜欢热闹,注重礼尚往来,却也因为衍生出了各种名目的人情酒,这在本地人、外地人看来都有点“狠”。

  当地文艺人士曾用澧州大鼓艺术地表达了这种“狠”。2016年,名为赈酒也烦恼的节目火了,讲述的是一农民修建厕所后,以“三改重点工程”落成名义赈酒,讽刺了农村泛滥的人情之风。捧腹之余,让人体会到的是乡亲们的无奈与烦恼。

  村支书廖双全还有一个称呼,湖南省人大代表。在村里当了33年支部书记,带领村民们挖山栽果树,带富一方百姓的他,觉得村里人情往来过于频繁与攀比,甚至正影响村民正常的生产生活。乡村赈酒的烦恼,曾引起了湖南省委书记、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家毫的高度关注。今年1月26日,在湖南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常德代表团审议时,杜家毫认真听取了廖双全发言后,要求常德各级要大力推动移风易俗,不让农民朋友因人情而烦恼,率先探索一条新时代乡村振兴新路子。

  “村里一年到头赈酒、吃酒,礼金与日剧增,逐渐演变为铺张浪费、大操大办、相互攀比等不正之风,礼尚往来逐渐变质了,有的人甚至因此负债。”廖双全跟记者细数了当地的酒席文化:小孩出生、满月酒、3岁、6岁、9岁、12岁、36岁、50岁、60岁、70岁、死亡;结婚、建房、升学就业等人生大事更是办酒席的理由。“如果一个人活到70多岁,从出生到死亡,可以做12次酒席,甚至更多。”

  村里频繁的酒席让一个职业变得异常火爆:乡厨。目前,澧县登记在册的乡厨多达914名。崔家岗村的崔先湖,原本也是这大军里的一员,因为厨艺不错,他很吃香,有时邻村办酒都会邀请他掌厨。

  4月7日,酒席新政实施第10天,两场业务被取消,崔先湖发现自己没有了用武之地。

  掌厨12年,突然成了无所事事的大闲人,崔先湖再次细读了县里文件,毅然决定转行,前往县城好润家超市做起了保安。

  如今,崔家村全村6名乡厨纷纷另谋出路,只剩46岁的张业翠在做着兼职,“再看看,如果没什么酒席,我也得学会转型了。”

  面临转型的星香源酒店二楼宴席厅的服务员小静。记者在4月23日下午5点见到的小静,此时她已经骑着电动车送了两趟盒饭。

  “一个月下来,二楼厅只招待了三批客人,一场公司培训,两场订货会。没有一起酒席。”卢必元是酒店营销总监,2006年从益阳来到澧县,见证了星香源从快餐店发家成县城中高端酒店,如今,他有了新任务,带着酒店转型,包括重拾盒饭业务。

  4月24日,中国航天展澧县站开幕,酒店承接6万份盒饭。这在原来,酒店里工作人员压根没有时间,也不会往这方面想。“现在大家满脑子想着有事做就好。”

  不想闲下来的还有桃花滩宾馆的服务员,该宾馆是澧县人赈酒的首选酒店,每年上缴税收“上千万”。整治前,该酒店“生意很好”,大堂和包厢近百桌座位每逢节假日几乎爆满。整治行动开始后,客人急剧下降,酒店开房率也有所下降。宾馆共有600名服务员,目前每个月安排140人轮休。

  作为违规赈酒整治行动的两大主角,酒店和乡厨都必须签订承诺书,超范围的酒席预订被一一劝退。截至4月18日,澧县全县24天累计退订各类酒席783起。4月24日,这个数字增加至789起。

  劝退的酒席里,以生日宴居多。3月29日,是父亲八十岁生日,胡秋平原本在大酒店预订了12桌,社区工作人员上门沟通后退订了酒席,一家四世同堂举行了小型聚会庆祝。

  与劝退酒席数量成反比的,是大家变薄的人情账本。

  72岁的马家万是一名贫困户,以耕作25亩农田为生,家里47岁的儿子双目失明,年收入30000元,但吃酒就要花去大几千。“辛苦一个年头,大部分都花在吃酒上面了,早应该禁。”3月26日—4月24日这一个月下来,他马家万没有收到一张请柬,闲暇之余,邻里互动更加频繁,喝酒改成了喝茶。

  村规民约里的新风尚

社区里一位女士在为自己女儿的婚礼向社区报备。承诺估计宴席“6荤6素”“200元的人情额度”。社区里一位女士在为自己女儿的婚礼向社区报备。承诺估计宴席“6荤6素”“200元的人情额度”。

  “禁酒”的难点在农村。

  作为民间习俗,公权力并无法律依据可以直接干预。

  对此,澧县的解决方案是:通过上级政府引导,党员干部示范,以制定“村规民约”和成立红白喜事会的方式对违规赈酒的村民进行引导和约束。

  全县291个村(社区)均重新制定或调整村规民约(居民公约),补充了对“人情风”和违规赈酒整治的相关条款,成立了红白理事会。记者见到多份村规民约,主要内容为:只许操办婚嫁、丧葬两种酒席,添丁建房、过生祝寿、参军升学等非婚非丧项目不得赈酒。如果违规办酒,村里将在全村广播大会上点名批评,并取消相关优惠政策和奖励项目。

 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,根据村规民约,还可要求违规办酒者交纳违约金,收款用于村里的公益事业。4月初,小渡口镇开出首张罚单,村里负责人表示,收取违约金不是目的,是希望村民化行动为自觉,真正遏制民间变味的移风易俗。

  新政推行,其实也并非没有一点曲折。

  3月26日上午,全县集中收看视频直播,本有禁酒意愿的居民们大多支持这一政策。

  也有人准备突击摆酒。

  澧阳街道有389家酒店和餐馆,该街道党委书记高家喜听到群众的反映是:“一天下来有几十户亲朋好友准备要赈酒,你们治理比不治还严重”。

  “政策既然制定了,就必须严格执行,不能心存侥幸,更不允许打擦边球,搞变通。”澧县纪委副书记、监委副主任李章斌坦言,为了不让歪风刮起来,全县决定提前行动。

  3月28日一大早,工作人员全面出动,蹲守在各大酒店和餐馆,与其签订承诺书,并劝退预约酒席。全县各镇(街道)是整治主体,县文明办、民政局、食药监、工商、质监、国税局等成员单位充分发挥各自职能,实行多举并错,综合治理。

  随之而行的,是纪检监察部门与各大部门的强力推动:纪检部门在全县范围内明察暗访,接受群众投诉,对党员干部、机关工作人员、单位干部职工进行纪律追究和治庸问责。

  在实践中,还遇见了包括赈酒从大馆向小馆转移、城区向城郊转移、县内到县外转移等突发情况。对此,澧阳街道加大巡查,各社区每天安排2人到津市、临澧等周边县市摸底排查,成功劝退转移到周边县市违规赈酒18起。

  劝退中,也有温情的故事。妻子曹春华过生日,洗墨池社区居民陈正元原本在星香源大酒店预订了酒席,得知全县要狠刹“人情风”,他便将酒席转移至临澧合口镇紫光瑞酒店。得知这一情况,街道和社区工作人员多次上门,做通了两口子的工作,两人按照要求退掉了酒席。

  3月30日,街道工作人员送来蛋糕,曹春华笑得很开心。

  礼繁则乱,礼胜则离。4月23日是胡子奕和苏旋子大喜之日,两人选择在县城的明凯酒店办酒。赶上新政,胡子奕将预订的25桌宴席缩至15桌。除了双方父母,亲朋好友随的礼金均为200元,现场喜庆浓浓。

  新郎倌说,新政让婚事化繁为简,希望能把好风气延续。 

  来源:红网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澧县酒席人情风
新浪新闻公众号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图片故事

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-690-0000 欢迎批评指正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2675637
举报邮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? 1996-2018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